國家高新技術企業
新聞中心
新聞中心
BP發布《世界能源統計年鑒2019》

2018年一覽

2018年,在天然氣和可再生能源的引領下,全球一次能源消費迅速增長。然而,碳排放量以七年來最高的速度上升。

能源發展

去年一次能源消費以2.9%的速度增長。幾乎是10年均值(1.5%)的兩倍,也是自2010年以來最快的增速。

按照燃料劃分,能源消費的增長是由天然氣增長所驅動的,天然氣貢獻了超過40%的增長。除了可再生能源(雖然可再生能源仍然是增速第二快的能源),所有燃料增長速度均快于10年平均水平。

中國、美國和印度能源需求增長之和占全球能源需求增長的三分之二以上,而美國能源消費增速為近30年來最快。

一次能源—2018年一次能源增長的貢獻情況

全球能源消費增長

碳排放

—碳排放量增長了2.0%,是七年來最快的增長。

能源需求與碳排放

石油

年度原油均價(布倫特)從2017年的54.19美元/同升至71.31美元/桶。

石油消費量平均增長140萬桶/日以上,即1.5%。中國(68萬桶/日)和美國(50萬桶/日)是增長的最大貢獻者。

美國墨西哥灣的ThunderHorse南擴項目

全球石油產量增長了220萬桶/日,幾乎所有的凈增長都來自美國造,其產量增長(220萬桶/日)創下了世界紀錄。在其他地區,加拿大(41萬桶/日)和沙特阿拉伯(39萬桶/日)的產量增長被委內瑞拉(-5萬桶/日)和伊朗(-31萬桶/日)的下降所抵消。

煉油廠的產量上升至96萬桶/日,但相較2017年的150萬桶/日有所下降。然而,煉油廠的平均產能利用率攀升至2007年以來的最高水平。

石油產量

天然氣

阿塞拜疆海岸附近里海的沙德尼茲阿爾法平臺的鳥瞰圖

天然氣消費量增長了1950億立方米,即5.3%,是1984年以來最快增速之一。

天然氣消費的增長主要是由美國(780億立方米)推動的,中國(430億立方米)、俄羅斯(230億立方米)和伊朗(160億立方米)也提供了支持。

全球天然氣產量增加了1900億立方米,即5.2%。其中近一半來自美國(860億立方米),美國(與石油產量一樣)實現了歷史上最大的年增長率。俄羅斯(340億立方米)、伊朗(190億立方米)和澳大利亞(170億立方米)緊隨其后。

區域間天然氣貿易增長了390億立方米,即4.3%,是10年平均水平的兩倍以上,主要原因是液化天然氣(LNG)繼續迅速擴張。

液化天然氣供應增長主要來自澳大利亞(150億立方米)、美國(110億立方米)和俄羅斯(90億立方米)。中國約占進口增長的一半(210億立方米)。

天然氣產量

煤炭

煤炭消費量同比增長1.4%,是10年平均增長率的兩倍。

煤炭消費增長以印度(3600萬噸油當量)和中國(1600萬噸油當量)為主。經合組織的煤炭需求降至1975年以來的最低水平。煤炭在一次能源中的占比下降至27.2%,為15年來的最低水平。

全球煤炭產量增長了1.62億噸油當量,同比增長4.3%。中國(8200萬噸油當量)和印度尼西亞(5100萬噸油當量)提供了最大的增量。

可再生能源、水電和核能

可再生能源同比增長14.5%,略高于歷史平均水平,盡管其增量(7100萬噸油當量)接近2017年(破紀錄的增長)。

太陽能發電增長了3000萬噸油當量,略低于風力發電(3200萬噸油當量)的增長,并提供了40%以上的可再生能源增長。

美國愛達荷州福爾斯的戈申風電場的風力渦輪機

按國家劃分,中國再次成為可再生能源增長的最大貢獻者(3200萬噸油當量),超過了整個經合組織(2600萬噸油當量)的增長。

水電發電量同比增長3.1%以上(超過增速平均水平)。歐洲水電發電量出現反彈,同比增長9.8%(1290萬噸油當量),幾乎抵消了前一年的大幅下降。

核電發電量同比增長2.4%,為2010年以來的最快增長。中國(1000萬噸油當量)占全球核電發電量增長的近四分之三,而日本(500萬噸油當量)緊隨其后。

電力

在中國(占增長一半以上)、印度和美國的推動下,全球發電量同比增長3.7%以上。

可再生能源占發電量凈增長的三分之一,緊隨其后的是煤電(31%)和氣電(25%)。

可再生能源在發電中的份額從8.4%增至9.3%。煤電在發電量中所占的份額仍然最大,為38%。

發電量增長

來自電力部門的碳排放

主要礦物

鈷和鋰的產量分別增長了13.9%和17.6%,遠遠超過了10年的平均增長率。

鈷價格上漲30%,達到2008年以來的最高水平,而碳酸鋰價格則上漲21%,再創新高。

附《世界能源統計年鑒2019原文

世界能源統計年鑒2019.pdf


3d试机号关注号和金马